当前位置:酷亿科技有限公司美食养生食谱文字
养生食谱文字
2022-11-24

萝卜青菜各有所爱!

:习作 例文,年级,习作 ] 我吃的很多,可是就是写不来色香味形,给几个例文看看 问题补充 2009-09-26 11:29

是上册

问题补充 2009-09-26 11:35 最好别抄别的网站的!!!!!!!!!!!!!!!! ★苾せま媞★ 回答:1 人气:16 解决时间:2009-09-26 12:00 检举 满意答案 鸭血粉丝汤

鸭血粉丝汤是我们这儿著名的风味小吃。

鸭血粉丝汤味儿好,看相也好。晶莹的粉丝浸在米黄色的汤里,一条条红色的鸭血伴着黄色的油果、绿色的香菜、褐色的鸭肝,泛白的鸭肠散落其间,真是令人垂帘三尺!

鸭血粉丝汤做法很简单:来了客人,随手抓一把洗净的粉丝放入竹制的漏勺里,在热汤里来回的晃动,烫上一两分钟。将烫书的粉丝倒进碗里,再捞出些鸭血和油果子,加上汤水,撒上切好备用的熟鸭肠、鸭肝、香菜,喜欢吃辣的客人还可以浇勺红红的辣油,一碗色香味俱全的鸭血粉丝汤就做成了。

吃鸭血粉丝汤也挺有意思的。吃粉丝时,我喜欢一根一根的吃,找到粉丝的“头”以后。“嘘”地一下吸进嘴里,真是顺滑爽口呀!吃油果子、鸭肝、鸭血,我先用舌头舔一舔它的“粗”味道,再细细地诅嚼,品尝它的“细”味道。有一天有一天我吃鸭血粉丝汤时,由于吸粉丝过猛,汤溅得我满脸都是,弄得我狼狈不堪。从此,我给鸭血粉丝汤取了个别名--“乐开花”。

检举 回答人的补充 2009-09-26 11:29 谢谢采纳,敬请追问检举 回答人的补充 2009-09-26 11:34 俗话说:民以食为天,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独特的地方特产.我家乡中山那里就有许多著名的风味小食,如杏仁饼,炒米饼,粽子``````其中,最好吃,最有名的可 莫过于海洲"容树头"鱼饼了. 海洲鱼饼色香味亮,好吃至极,味道可口,令人百吃不厌.那炸好的鱼饼,个个"黄皮肤"似的.一咬,那鱼肉十分弹牙,那香喷喷的鱼肉加上那香葱,这个配合真的是天衣无缝啊,十全十美.那鱼饼外层的那块皮最好吃了,吃下去十分爽口.

海洲鱼饼不仅色香味亮,好吃至极,而且形状十分多.

海洲鱼饼的形状有圆的,用辣椒佳着的;有扁院形的;如果我们想做出更多各种各样的形状,那可以做成星星形,正方形,长方形,心形```````注意(以上的形状在鱼饼店那里是没有的买的,是我自己研制出来的形状)

海洲鱼饼的做法看似很简单,其实也有不少的学问和技巧包含在其中.我们首先要用一把锋利的刀把那条鱼切开那些鱼肉.把这一片片的肉剁成碎肉,再用木棒或手去打那些鱼肉.在拿几条葱切成葱碎,在洒到那些鱼肉里.再开锅,放小小的花生油下去,等锅热了后,再用一个个圆形的框把鱼肉框成圆形,再放如锅字里.火候也十分讲究,如果太快了会太腥.如果太熟就不好吃,所以炸3到4分钟左右就可以了.而那鱼圆前面的做法一样,只是把它搞成圆圆的就行了.而辣椒鱼饼呢!就是用一个辣椒开口,再把他的崽挖出来,再把鱼饼塞进去,在煎.这样,鱼饼就做好了,而且色,香,味样样俱全.

吃辣椒鱼饼的时候,许多人都喜欢几口几口的吃,而我就与众不同.我就喜欢把那些辣椒和鱼饼分开,先吃鱼饼,再吃辣椒,因为这样可以看出辣椒辣不辣.有一次,我爸爸买了许多鱼饼和辣椒鱼饼,因为那时侯太多人了,我不能那么恶心地把辣椒和鱼饼分开,所以我只好一口一口地吃,当我吃第一口的时候,辣得我的舌头几乎没有知觉,眼泪了冒了出来了.从此我就给辣椒鱼饼改了别名----"吃到冒眼泪了"

朋友,你们想吃鱼饼吗?如果想请到我家乡做客,我一定会给你吃上可口美味而有正宗的海洲鱼饼.让你对我家乡的鱼饼流连往返.

检举 提问人的追问 2009-09-26 11:44

最好新颖一点。这些我都看过了!

检举 回答人的补充 2009-09-26 11:53

蒿 子 粑

241300安徽南陵县籍山一小育才文学社 叶彩云

指导点评 叶光鑫

到了农历三月,野蒿一片嫩绿的时候,我便会带着剪子屁颠屁颠地跟着妈妈去田间地头采蒿子了。(“屁颠屁颠”一词,突出“我”将要采蒿子时那种迫切的心情。)

那时节,蝴蝶翻飞着,蜜蜂转悠着,还有星星点点的野花儿在眼前陪伴着,采蒿子便是一件十分快乐的事儿。稍微采摘一些蒿子,手指上就会留下了蒿子那特有的清香味儿,好长时间都洗不掉。(只有深入生活的人,才能写出这么曼妙的文字。有靓丽的景色,有美妙的回忆,难怪小作者要写蒿子粑了。)

蒿子采回家,妈妈便忙开了。先得去掉蒿子的老茎和老叶子,再洗净,切碎,放在砧板上面锤。等锤匀了,再到水塘里淘洗一下。这时候,切点腊肉丁放锅里爆一爆,等肉油出来了,便用碗盛着。(“去”、“洗”、“切”、“锤”、“淘洗”、“爆”、“盛”,这一连串动词,做蒿子粑的程序一一道来,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。)

现在轮到煮蒿子了。蒿子煮熟后,倒些糯米粉、食盐、味精、腊肉丁、葱、蒜之类的佐料,并加一丁点儿水,用锅铲搅拌,等蒿子跟米粉拌匀了,再用脸盆装着备用。

每到这个时候,蒿子的清香就直往鼻孔里钻。我心急得要命,催妈妈快一点儿做蒿子粑给我吃。再瞧盆里,简直就是松软的白雪夹杂着点点翠玉嘛。我馋得口水都流出来了。(比喻巧妙精当!“松软的白雪夹杂着点点翠玉”,这跟简直就是艺术品嘛,亏得小作者能想出这么美的文字。)

你别小瞧这不起眼的蒿子,书上说,它能清热利湿,还可以治疗各种急、慢性肝炎呢。又可口又养生,亏我们的老祖宗能想出这么妙的法子。

民间还有一个传说,到了农历三月三这一天,便会有许许多多的鬼魂弥漫在空气中。吃蒿子粑可以把自己的魂儿巴住,免得自己的魂儿,一个不小心,跟着那些鬼魂儿一块儿闹去,不知道家在哪儿了。因此,每年的三月三,妈妈都会郑重其事地做蒿子粑给我吃。(赋予了蒿子粑较深的历史文化内涵。有书面记载,有民间传说,吃蒿子粑不光能吃出健康的身体,还能吃出丰厚的文化积淀。)

蒿子粑终于熟了,瞧着一个个圆溜溜、黄灿灿、香喷喷(排比得妙!把蒿子粑的‘色’、‘香’、‘形’绘声绘色的描摹了出来。)的蒿子粑,我不由自主地伸出自己的小手。可是很快,我的手又缩了回来。这时候,妈妈往往会责备我,说我猴急,把手烫伤了,不值得。

虽说每年都要吃蒿子粑,可我却很难形容它是一种怎样的美味——软绵绵的糯米,很有嚼头的蒿子,不时咬住的腊肉丁……说着说着,我又要咽口水了。(*^__^*) 嘻嘻……

哎呦——不好!玉树临风的馋嘴小食王来了,快撤!(看到这样的文字,谁不馋涎欲滴?特别是文章的结尾,活泼、灵动,既突出了蒿子粑的味美,又展示了小作者担心“馋嘴小食王”吃了自己的蒿子粑那份焦急的心情。)

在这篇习作中,小作者细细描摹了蒿子粑从采集蒿子到做出蒿子粑的整个流程,即便不曾吃过蒿子粑的人,也能感受蒿子粑带给自己的那种强烈的视觉、味觉、触角上的冲击,还能“照猫画虎”做一做蒿子粑了。文中,小作者在用自己的妙笔向我们勾画蒿子粑“色”、“香”、“味”、“形”的同时,还给我们带来了有关蒿子粑的文化历史传承。某种意义上说,吃蒿子粑的人,是极有品味的文化人。

鸡 头 菜

241300安徽南陵县籍山一小育才文学社 胡玲玉

指导点评 叶光鑫

鸡头菜又叫鸡头苞梗子,我们乡下水塘有的是呢。它的叶儿圆圆的,有点儿像荷叶,但不能挺出水面。叶儿上面是绿色的,背面却是紫红色。你再瞧,叶儿上筋脉突起,纹络曲折,边缘上折,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。它那白色或是紫色的花,有伸出水面的,也有些不出水面,它们都像睡莲那样日开夜合。(文章一开头,小作者便给我们介绍了鸡头菜的样子。让我们对这种叫做鸡头菜的美食有了一个全面的认识。)

最具特色的是,它的叶、梗、苞上面满是尖尖的刺儿。因为它的果实是球形,顶部又像极了鸡头,鸡头菜便由此而得名。鸡头菜的有长达数米的嫩叶柄或花柄,撕去带刺儿的外皮,就成了可口的的鸡头菜。(介绍了鸡头菜名字的由来。)

夏秋季节,乘坐小船或是捕鱼盆进入水塘,用绑在竹竿上的镰刀割掉浮在水面上的叶子,再将刀伸向水底,齐根割断叶柄,鸡头菜就会立马横在水面。这时,你只要捡到盆里就行了。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因为鸡头菜是中空的,有气囊,底下一割断,它们就会自动浮出水面。(告诉我们采摘鸡头菜的具体方法。特别是其中关于鸡头菜为什么会横出水面的细节描叙,说明了小作者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观察,真正做到了“做生活的有心人”。)

每次,我们家弄来鸡头菜,妈妈大多都会清炒着给我们吃。开始的时候,妈妈将鸡头菜折成一截一截的,用水清洗了之后,再用刀拍扁拍裂,然后加点盐稍稍捏一下。我问妈妈,为什么提前放盐,妈妈说,只有这样,吃起来才会又脆又嫩。

接着,妈妈往锅里倒些香油,等油烧辣了,再扔点辣椒丝、蒜泥爆一爆。然后,把鸡头菜翻炒一会儿,就可以装进盘子里。鸡头菜的味儿很美,甜丝丝的,清新可口,还带着幽幽的清香呢,那是来自水乡泽国的大自然气息啊!( “折”、“清洗”、“拍”、“捏”、“扔”、“炒”、“装”等动词,具体介绍了清炒鸡头菜的方法。让我们在享受视觉美感的同时,还可以亲手做一做。其后,关于鸡头菜味儿的描写,很见功底。“水乡泽国”、“ 大自然气息”,更能调动读过这篇文章的人,也想亲口尝一尝鸡头菜的冲动。写“美食”文字,能做到这一点,确实不易。)

要是割的鸡头菜挺多,妈妈便会腌制一些。腌制的鸡头菜别有一番风味,加点辣椒下锅一炒,脆脆的,辣辣的,好吃极了。

听老师说,鸡头菜的学名叫做“芡(qiàn)”,《红楼梦》里曾有用“芡”的果实——芡实熬粥的片段。难怪大观园里的一个个生得那么水灵,想必与吃鸡头菜这一类纯天然的绿色食品有关。(结尾更增文章的份量。交代了鸡头菜的学名,联系到古典名著中有关“芡实熬粥”的记载。想必,喜欢在“红楼食谱”上面下功夫的厨师看了这篇文章,也要亲手做一做了。)

习作将我们带到了水乡泽国,带到了吃鸡头菜的季节。让我们在读这篇文章的同时,还可以知道鸡头菜的形状及采集、烹饪的方法。关于鸡头菜的“色”、“香”、“味”、“形”,小作者虽着墨不多,却能调动我们的食欲。叠词的运用,给文章平添了几分姿色。

检举 回答人的补充 2009-09-26 11:54 有评改,可以抄,一般人找不到

食在广东 !! yeah (*^__^*) 嘻嘻……

袁枚的《随园食单》,是清朝一部系统地论述烹饪技术和南北菜点的重要著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