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酷亿科技有限公司资讯风之守望者:人生第一场竞技并没有太精彩
风之守望者:人生第一场竞技并没有太精彩
2022-11-23

作者:阿江 来源:《意林》

“不错呢。”埃斯利亚轻声感慨。

凌桑在侧身躲过青陡的攻击后,迅速抬起右腿踹向对方的腹部,动作一气呵成,娴熟干练。然而下一秒却突然失去重心,左脚一打滑,整个人向后倾倒而去。

“嗷!”后脑重重着地。

这一幕像是一盆冷水猛地泼在了观众席上。

“果然还是不行吗?”精灵无奈地呢喃。

“你倒应该想想她的退路。”源溯捂头,这样下去会没人愿意负责她的。

场上,青陡向凌桑走了过去,一脚踏在她的腹部:“就这种水平吗?”

凌桑听后,挣扎着翻身爬起。青陡大喝一声,右手握拳猛地向她的腹部挥出,凌桑急速后退勉强避让,拳头险险地从她的身体左侧划过,带起了一阵灼人的气浪,这一连串的攻击终于让凌桑露出了恐惧的神色。

惊恐让她逐渐丧失了战斗的力气,这个时候,就是真正输了。

勇气与决心,才是能让负责人看中的关键。

凌桑退到了场地边缘,而青陡也不再发动攻击。

“你自己下去吧。”青陡抽出腰间的匕首指向凌桑的喉咙。

明明胜负已定,但在场的负责人却没有一个人发言示意比赛结束。没有人喊结束,就意味着在场的两个人都没有人愿意接纳。

青陡脸上焦急的神色越发明显。然而凌桑却渐渐平静下来,调整好心态坚定地直视着对方,眼神中似乎带着一种“有本事你就砍”的挑衅。

刀尖向前,就要刺破她喉咙处的皮肤,但凌桑依然没有后退,色泽黯淡的眼里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。

“我要了!”一个白服青年突然笑着开口,举起右手,“武城部的小妹妹。”

青陡终于松了口气,将匕首放下,瞥了凌桑一眼后就离开了赛场,跟着那个对她招手的白服青年径直离开了。

凌桑还站在台上,四下一片寂静。

她将头垂下,绑在头发上的皮筋已经脱落,黑色的长发凌乱地从她身后披散开来。

所以,她果然是没有人愿意要吗?

在一片沉默中,埃斯利亚对她说道:“回来吧。”

凌桑转身,相当尴尬地走回埃斯利亚的身前。

没有负责人愿意接纳的新生。

有史以来,还是第一个。

“很抱歉让你失望了。”凌桑对着埃斯利亚鞠躬。

“啊,并没有失望。”埃斯利亚抬起右手搭在她的头顶上,轻声呢喃,“不过这还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。”

下一场比赛紧接着开始进行,多数人的注意力又被吸引过去。

“这是倒数第三场。”源溯在一侧轻声地告诉埃斯利亚。

也就是说……只能等最后剩余的负责人回头来挑选这个剩下的被负责人了。

“去休息一下吧。”埃斯利亚拍了拍她的后脑,右手托在她的下巴处,将她的头抬起了一点儿。

凌桑安静地望着他。

“不过看起来,你好像并没有很担心。”埃斯利亚有些惊讶,随即露出了微笑,“跟我过来吧。”

凌桑跟著他向主教楼大厅走去。

“源溯,你也来一趟。”埃斯利亚回过头又对源溯说了一句。

“是。”源溯点头应道。

黑服是凌驾于蓝服的存在,所以学生都会对黑服精灵展现出相当高的敬意。

凌桑跟着埃斯利亚走进了主教楼大厅,确认负责关系的双方学生都会在这里进行登记,但这个情景显然和凌桑没有什么关系。

大厅边缘有临时摆放的座椅供学生休息,埃斯利亚让她在一个固定位置上坐下等待,随即叫上源溯转身离开。

凌桑看着周围正在与自己的专属负责人愉快闲聊的新生,呼出了一口气再次将头埋了下去。

“那个就是没有负责人愿意接纳的人类新生?”

“是啊,这种情况也真是空前绝后了。”

尽管声音很轻,但凌桑还是听见了。她的脸埋在阴暗处,依然看不出什么表情。

“嘿!凌桑!”有一个人在她身边坐下,凌桑抬头看向旁边的人。

竟然是青陡。凌桑露出笑意,点头表示问候。

“啊……你真的是被招进来的吗?在我们那里,只有最顶尖的人才有资格进入Sritana呢。”青陡虽然并没有表现出敌意,但说出的话还是让凌桑有点儿不舒服。

“嗯,突然被招进来的。”凌桑温和地解释道。

“喂,我说,”青陡用右手肘推了推凌桑的腰,压低声音说道,“你是真不怕死,还是反应太迟钝不知道该怎么做了?”

是指她始终不愿意离开赛场的那件事。

“没什么啊,”凌桑依然笑着,解释说,“如果我直接下台的话,就没有人愿意接纳你了。”

同样是人类,同样在这所学校里处于力量的底层,她们都有可能面临没有人愿意接纳的情况。

很明显那个愿意接纳青陡的白服是因为心软,担心凌桑在那种情况下受伤,才决定接纳青陡,结束这场比赛。

“啊,抱歉哦。”青陡将声音放低。她看上去像是十六七岁的年纪,比凌桑要年长一些,许多事理也很明白。两个人各自沉默了一会儿后,她又推了推凌桑,小声问:“你真的不怕没有人愿意负责你吗?”

Sritana建立服级负责制度,是为了让新生在一对一的照顾下可以尽快适应新环境,也可以最快地汲取上届学生所积累的经验—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这比直接从老师那里获得知识要快得多。

没有人负责,那真是再糟糕不过的事了。

“负责啊……”凌桑忽然露出一点儿漫不经心的表情,与她之前单纯的形象相当不协调,“要负责什么呢……从来没人负责过我啊。”

秋田院……听起来还真是个不错的名字呢。

至今都没有被人领养的自己……为什么到了这时候,却希望有人负责呢?依然不需要有人负责的吧,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啊。

“你……”青陡有些不明白凌桑的意思。

“没什么,”凌桑恢复常态,微笑道,“我一开始就知道……没有人会愿意负责我的啊。”

一开始就知道,一直都知道。

“青陡。”那个白服办完手续,对青陡招手。

“好!”青陡连忙站了起来。

那个白服青年已经认出了凌桑,抬起右手向凌桑摆了一下作为问候。

“你好。”凌桑笑着开口。

白服青年对她点了点头,然后领着青陡离开了。

凌桑脸上的笑意逐渐消失,变回面无表情的样子,随后闭上眼再次将头埋下,安静地等着。

她很擅长用发呆来打发时间。

“你对那个小家伙的印象怎么样?”埃斯利亚在走廊前方走着,源溯跟在后面。

“印象挺好的……但是我已经确认好负责关系了。”源溯恭敬地回应道。

“不,我并不是想让你更改你的被负责人。”埃斯利亚驻足,回过身对源溯说,“话说,并不是每个高二学生都会当上责任人的,不是吗?”

“是的,无服学生没有这个资格,只有服级学生才能够成为责任人。高二的负责人人选不够的话,高三的会来替补。”

“我也不是问你这些谁都清楚的常识。”埃斯利亚继续耐心地解释,“我想问的是,那个家伙现在还好吧?”

各种精美短文、往刊读者文摘、故事会、意林等……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,